服務熱線: 0771-5613059

技術支持

技術咨詢:0771-5613059

技術在線:330170664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265013752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術郵箱:[email protected]

行業新聞

電從遠方來,還是電從身邊取?


新聞來源:  發布時間:2016-01-25 16:04:34  點擊數:0次


這是國家能源局發展規劃司副司長何勇健在《中國改革報》主辦的“2016中國能源發展與創新論壇”上的講話。文中真知灼見甚多,無法用三言兩語概括之。總的印象就是,說出了很多人眼中有心中無,心中有口中無的話。


本文經過何勇健副司長本人親自審定和授權,特別在“能見派”刊發。其他版本文稿與本文有不一致之處,請以本文為準。特此聲明,以正視聽。


應該說,現在能源發展的長遠藍圖是很清晰的,但是從此岸到彼岸的路徑不清晰、方法不確定,而且對路徑的選擇也充滿了爭論。

個人認為,實現我國能源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發展,要處理好三個方面的關系,或者說要做好三個方面的決斷和抉擇。



要處理好能源結構優化的兩個替代的關系




兩個替代,一個是用油氣來替代煤炭,第二,用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這兩個替代我們同時在進行,西方發達國家第一個替代已經走完了,我們有沒有可能直接跨過油氣時代進入一個可再生新能源的時代呢?在中國現實情況下,要打一個大問號。

天然氣的發展對可再生能源發電有非常好的促進和調劑作用,應該說在發展初期兩者是協同共生的,但是到后期兩者又有一定競爭關系,到底誰優先、誰為主?特別是碳排放峰值達到以后,這兩個替代之間會有較強的競爭關系,當然,現階段也涉及到一些相關戰略規劃的取舍和政策的設計。

一方面,我們不要太盲目或者太樂觀的高估新能源的替代作用。在中國現階段,包括全世界也是這樣,新能源的替代還有很大局限性。

簡單舉幾個例子,目前非化石能源的主力軍是核電和水電,風電、光伏是生力軍、方興未艾。水、核、風、光四種能源都只能用來發電,對電力的替代作用比較明顯,但是對于交通領域用能,比如汽車、輪船、飛機等使用的液體燃料是沒有替代能力的,未來只有通過電動汽車的大發展才能實行間接替代。

在化工原料方面,水、核、風、光能想替代化石能源,更是無能為力、愛莫能助。

另一方面,天然氣要大發展,也有自身的問題要解決。特別是在我國人均用氣水平還很低的情況下,目前出現了低水平的供大于求,這是不太正常的,核心是由于價格機制和進口、流通體制上的問題。過去“照付不議”高價進口的天然氣尚未消化掉,現在國際上低價的液化天然氣又進不來,造成目前國內氣價用戶承受不了,所以天然氣消費市場沒有打開。

當然這個并不代表天然氣沒有生命力,也不代表今后沒有很大作為,一旦體制障礙突破了,價格理順了,天然氣會有大發展。

因此,天然氣和非化石能源兩者不可偏廢。個人覺得,在“十三五”期間和未來十年,天然氣會發揮更大作用,核電和水電的供應量是基本確定的,變數不大,而風電、光伏發電在能源貢獻率上還處于從屬和補充地位,想要大發展會受到自身短板的制約。

至于對兩個替代的長遠判斷和選擇,要充分考慮能源發展的路徑鎖定效應。主體能源更替、結構調整有很強的路徑依賴特征,因為能源使用的背后是工業和國民經濟體系。

工業基礎設施及產業體系更新一般需十多年甚至幾十年的周期,如果新能源誕生后,相應的用能設施不能低成本地改造和適應,即使有價廉物美的新能源,也很難大規模應用。像鍋爐、內燃機、電動機等,包括生活用能設施,都是跟傳統能源匹配的,新能源如果跟這些設施不能很好地匹配適應,尤其是和工業用能設施匹配不了,將很難有好的發展前景。




處理好能源集中供應大系統和未來希望發展的分布式微系統的關系



具體到電力領域,就是“電從遠方來”還是“電從身邊取”的問題,這兩者也是不可偏廢的。在初期,兩種方式都是需要的,像水電這種高密度清潔資源,由于地域分布不均,必須在更大范圍內進行優化配置。而像風電和光伏發電這種低密度能源,是否值得遠送幾千公里來消納,則是需嚴謹論證的。


遠期來說,兩者是競爭關系。發展到一定階段,如果過于強調電從遠方來,則會影響甚至排斥當地分布式能源的發展。況且經濟新常態出現后,未來是不是還需要更多的跨省區輸電通道,受電地區有沒有積極性接納外來電,都要深入研究論證。


另外即使未來有市場需求,東中部電力消費中心還有更優化的方式,在當地可以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而且成本更低。現在中東部地區都在加緊發展核電、氣電和分布式風電、太陽能等清潔能源,未來可能有更多更好的應用形態

所以電從遠方來還是從身邊取,關系要處理好,一定要用系統的方法來考察,哪個更優、哪個更好,哪個是未來真正需要而且長久的。

個人覺得,這方面的選擇和用能方式直接關聯。以后的產業發展肯定是去大工業化的,很可能主流模式是一種類似3D打印式、模塊化、分散式、個性化的用能方式,因此供能方式要與之相適應,以后分布式智能化能源可能是一個主流方向。

所以在當前一定要把握好電力獲取方式的度,不能過于依靠外來電,否則會強化路徑依賴,為將來能源及產業的轉型制造障礙。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如果在能源消費中心發展更多分布式能源,多能互補,梯級利用,其實對電力體制改革有很大的促進作用。這一輪電力改革有一個很重要的內容就是售電側的放開,新進入的市場主體,如果以傳統賣電的方式跟國網和南網競爭的話,競爭效果會大打折扣。

但是對一個新的用能主體,如一個產業園區、物流中心、新城鎮、居民小區等,如果把新能源和傳統能源耦合集成起來,電力、熱力、天然氣等產品一起供應,并提供智能化管理的增值服務,則整體能源效率、清潔化程度、智能化程度會高得多,價格也便宜。

以這樣的形態作為售電側改革重要的抓手和突破口,比傳統的簡單賣電方式好得多,也沒有既得利益的阻撓,將會極大促進售電側的開放。所以從這個角度,應該更好的強化多能互補、電從身邊取的應用。

 



要處理好能源清潔低碳發展和國民經濟競爭力的關系問題



當前社會上有一種傾向,認為新能源無疑是中國特別需要的,其他的傳統能源,尤其是煤炭這種不太清潔的傳統能源就得讓路,要改變角色。比如,煤電要從主力電源轉變為調峰電源。這種觀點,如果放在未來50年的周期來看是可行的,但是放在今后一二十年內來看就可能操之過急了,不太可能實現。


因為我國的能源供應保障及其相對較低的價格水平主要是靠煤電支撐的,拋開這一基本國情,想一步實現清潔低碳化,無異于天方夜譚。


現在有一種觀點說,煤電一年發電一兩千小時就可以了,支持新能源大發展不是很好嗎?但是有一個問題,如果那樣的話,中國的電價水平要漲多少?很有可能要翻番。


在這個情況下,一定要把兩者的辨證關系處理好,新能源的發展,一定要探索出一個國民經濟能承受、老百姓能接受的發展模式。


從歐美經濟發展來看,他們的新趨勢是工業化再造、制造業回歸,特別是美國,能源價格低,是他們重塑制造業強國的很大優勢。我們現在跟美國比,勞動力紅利、土地紅利都在慢慢消失,技術創新也不如人家,資源和能源成本的優勢如果再沒有,實體經濟很難跟人家競爭。


因此,我們需要一個相對合理的能源價格和電力價格來支撐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不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為了發展新能源,不計代價地要求傳統能源讓路做犧牲,這種思潮對國民經濟的負面沖擊非常大,是很難被實踐所接受的。

另外,特別說一下,現在風電、光伏為什么會棄風、棄光?跟選擇的模式很有關系。

我國好的風、光資源主要集中在“三北”地區,因為風、光電本身是間歇性、不穩定的,只能靠煤電來配套調峰,加上“三北”地區由于自身市場容量和調峰能力有限,為了大量發展風電和光伏,不得不新建更多火電,用風光火打捆方式輸送到東中部負荷中心。

這種風光電依托火電發展的模式,造成了一個困境,在這過程中,由于技術上風光火打捆比例的要求,新增火電的發電能力慢慢就超過了新增風電和光電,逐漸就出現了對能源結構優化邊際貢獻遞減的效應,最終會出現負效應。即為了發展風電和光伏,不得不新上更多火電,能源結構不但沒有清潔化,反而用上了更多的煤炭。

從這個角度來看,風電、光伏不能繼續搞“大基地、大調峰,大輸送”集中開發模式,一定要轉向更多用分布式的方式發展,在當地低壓側上網和消納。

目前,低風速風機和海上風電技術已突破并日趨成熟,在東中部和南方搞更多的分布式風電和光電,由于其自身市場容量大,調節能力強,不需要額外新增火電調峰,不需要外送,與傳統能源的價差也小一些,同樣的補貼可以支持更多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前景是非常廣闊的。因此,未來的可再生能源發展,肯定是市場倒逼出來的這樣一種有競爭力、可持續的模式。

另外,新能源電價水平一定要主動降下來。作為高端的新能源市場,要讓最有能力的人賺錢,讓技術先進者獲得更多市場份額。但是以往的運行效果是,隨便哪個人進去都很容易賺錢,最后導致魚龍混珠、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出現光伏和風電項目的批文倒賣幾次還能賺錢的不合理現象,這是制度設計上的問題。

現在國家已有很明確的政策導向了,降電價是必然趨勢,補貼也不可能全部滿足、一勞永逸,必須倒逼成本下降,優勝劣汰,這才是新能源能夠可持續大發展的基本條件。從這個意義上講,新能源發展模式必須與國民經濟的競爭力相適應,才能找準自己的市場定位和角色。

以上是三個辨證關系,把這三個長遠的戰略抉擇考慮清楚了,取向定下來以后,中國目前的能源問題就比較好解決了。

我們眼前能源發展也有三大難題。

第一,火電裝機明顯過剩,從每個地方看這個問題可能不是很突出,但是從全國來看,隱患很大;第二是棄風、棄水、棄光的“三棄”問題,如果現有模式不變,“十三五”會愈演愈烈;第三,跨省區市場消納、優化配置的余地越來越小。經濟發展新常態后,原來的能源消費大省也不需要太多新增能源,對外來能源沒有接納的積極性,兩者找不到結合點,交換的優勢體現不出來。


怎么來化解?只能通過市場的辦法。


在當前這個情況下,一方面要更多做減法,對老的存量要去庫存、去產能。比如說把已有的火電機組利用小時提的更高一點,相當于在電力行業“去庫存”。

另外就是嚴控新項目,對傳統能源,無論是煤炭、煤電還是煉油,都要慢點上,要有一個以時間換空間、優化改造消化存量的過程。

對于新能源,如風電和光伏也不能按慣性上得太快,也要有一個休養生息、練好內功的蓄力期,新建節奏一定要控制好,而且發展模式和布局思路要變,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另一方面,要做加法補短板,像電力系統中優質調峰機組太少,龍頭水電站、抽水蓄能和燃氣調峰電站非常缺。還有用戶側響應、需求側管理要跟上。天然氣調峰儲備設施也是很大的短板。把這些短板補好了,解決眼前和未來的難題就會游刃有余,就會有效化解“三棄”等問題。

總之,只要通過系統優化、對癥下藥的辦法,逐步改變我國能源體系最安全又最保守的發展慣性模式,充分挖掘潛力、減少浪費,大幅度提高系統效率,就能讓能源發展和改革真正活起來,國民經濟也能從中大受益,推動能源和經濟社會發展走上協調、創新、可持續的康莊大道。

2020娱乐平台招商部